现在位置:首页 » 铁算盘资料 »

密云盗矿难题:县铁算盘和矿老板发家史

作者:wlq888 ⁄ 时间:2017年01月27日 ⁄ 分类: 铁算盘资料 评论:0

  一位矿老板的开矿史

  1999年10月末,仇获得一笔贷款,随即以约14万元的代价从村民手中买下了两处铁矿,总面积超过百亩,就此成了太师屯最大的矿老板。

  “要了解的铁矿到密云,要了解密云铁矿到太师屯,要了解太师屯铁矿,要知道一个人,这个人叫仇进山。”几位太师屯镇村民这样说。

  仇进山现年40岁左右,密云县新城子镇曹家村人,幼时家贫,结婚后迁至太师屯镇。

  据密云县国土资源地质矿产科副科长季文涛介绍,密云铁矿储量虽丰,但品位(即含铁量)不高,平均仅20%左右,最好的铁矿石,即使不计贫化率,也不到40%.1997年之前,由于国际市场高品位铁矿石价格较低,密云水库周边所产铁矿石每吨只能卖10块钱,其中还包含运费。但此后铁矿石价格一上扬,低品位矿的开采价值越来越大。

  1999年,仇进山首次介入铁矿开采,起点就在芦头村。熟知其事的村民蔡朝坤说,当时,仇只是一个普通的生意人,他在太师屯村的住所是三间破旧瓦房。

  按蔡朝坤的说法,作为一个外来者,仇进山以与本村人合伙的方式开始采矿,一名姓赵的合伙人曾想把1亩多的矿以2万元的价格卖给仇,仇却拿不出钱来,只能以采一车(约50吨)矿60元的方式与赵分成。当年10月末,仇获得一笔贷款,随即以约14万元的代价从村民手中买下了两处铁矿,总面积超过百亩,就此成了太师屯最大的矿老板。

  2001年,无证采矿问题进入密云视野,按当时的报道,一场大清查令所有无证铁矿在当年6月30日完全关闭。知情者介绍,当时的仇进山不仅在二级区的芦头村有矿,在一级区的大漕村也有矿,因此许多人认为他会被查处,但这样的预测并没有变成事实。

  知情者称,在停止无证采矿半年之后,仇进山在2002年初开始重操旧业。

  当年5月28日,他的芦头矿区发生一起爆炸事故,4名工人被炸伤,芦头全村房屋不同程度被震坏,一位患心脏病的农妇入院数日后死亡。

  车道峪村村民冯国江,是当年那次矿难事故中受伤的4名工人之一,如今左手手指不能伸直,眼睛视力大降,双腿皮肉内仍嵌着不少铁砂。这位矿工回忆说,当时他只在医药费之外得到1万元赔偿,而无证开矿的仇,仅被了15天。

  2003年初,芦头村村民惊讶地发现,在距半年前爆炸事故现场仅几百米的地方,仇进山的人马又在开矿了。但他们并不知道,此时的仇已不再是一名私人盗矿者。

  铁矿股东和综治工程负责人

  他们搬走整座矿山,只付出填平现场、种植树木的代价———“成本最大的东西是熟土,那要从其他地方运过来。”

  按密云县国土资源地质矿产科副科长季文涛的说法,2003年之前,太师屯镇有一家企业持有采矿证,名为太师屯铁矿,属镇办集体性质,初建于1989年前后。

  2002年,在太师屯铁矿基础上,国营密云县冶金矿山公司与太师屯镇联合组建建昌铁矿。由于原太师屯铁矿只有选矿力量,没有开矿力量,最终在2003年初,由太师屯镇牵头,建昌铁矿与仇进山的鑫大地机械公司各自持对方公司20%股份。

  这个变化令仇进山成为国有矿山公司的合伙人,具体职务是建昌铁矿副经理,负责开矿业务。虽然他曾付出代价的芦头矿区看似了80%的权益,但事实上他也获得了另外三处矿山20%的股权———建昌铁矿同时被允许在桑园、头道岭和黑骨沿三处开采铁矿。

  2004年11月下发的一份传达了密云县对建昌铁矿的扶植态度。文件说,将利用8年时间,投资3亿多元,使该矿生产能力(注:此处指精矿粉,非铁矿石)由15万吨/年扩至30万吨/年。

  2003年初,仇进山在一级水源区大漕村的采矿行为也开始化。其径和本报此前报道的不老屯镇矿老板段成杰一样,都是通过中央财政参与投资的废弃矿坑综合治理项目。

  按文件解释,这种综合治理项目是将废弃矿区留下的露天矿坑和裸露岩土陡坡填平或削平,而后覆盖熟土种植庄稼或树木,是一种有利水库生态的环保工程。

  本报此前报道已解释了这种综治项目的投资潜规则:中央财政的拨款并不足以完成整个工程,地方也并不真正支付应有的配套资金,而是允许项目的承包方通过出售工程中挖出的铁矿石来补充投资。

  在一些当地村民看来,由于这种潜规则的存在,在严禁采矿的水库一级区实施综治工程无异于变相采矿,尤其是让那些曾经的盗矿者来承包这种工程———他们搬走整座矿山,只付出填平现场、种植树木的代价———“成本最大的东西是熟土,那要从其他地方运过来。”一位知情者说。

  2003年4月,中央财政投入100万元,启动了大漕铁矿废采区治理工程一期工程。市国土资源局将此项目委托密云县太师屯镇实施。

  “他有十几台挖掘机,几十台矿车。”密云国土资源矿产科副科长季文涛说,在当时的情况下,镇不可能自己来完成这个综合治理项目,必须要找有能力的民间企业完成,而仇进山的鑫大地机械公司正好具备这个能力。

  这位官员同时表示,他不知道仇进山的原始财富是怎样积累的。

  “大漕铁矿的许多废坑,本来就是仇进山自己的杰作。”一位当地村民说。

  市国土资源局的一份公开资料称,大漕铁矿废采区治理一期工程已于2004年4月底完工。治理后新增林耕地约300亩,种植板栗树2万棵,了密云水库。

  许多大漕村村民却说,仇进山在一年间平掉了一座座几十米有植被的山头,把大量矿石取走卖钱,“每天要从山上拉下几十车甚至上百车的矿石”。

  10月18日上午,仇进山本人在电话中否认村民们的:“并没有削平山头,只是在削坡和清理浮土,而取出矿石是在此工作的一个必要步骤”。

  官员季文涛则进一步解释说:如果仅是简单治理而不取走矿石,那当地村民必然会继续在治理区盗矿,那治理的作用就起不到了。

  10月17日,记者在大漕村东侧所见,仇进山的施工队又在开动挖掘机,矿石从山体中掘出,装满了停在村口的大批矿车。

  季文涛说,这正是2004年底启动的大漕铁矿废采区治理工程二期项目,仍由仇进山所在的鑫大地机械公司承担。二期工程中央财政投入80万元,治理面积达260多亩。

  密云县的“铁算盘”

  《市矿产资源总体规划》要求2005年将全市铁矿产量控制在150万吨,此后逐年减少。而《关于落实〈密云县铁矿资源开发利用规划〉实施意见》则宣布:“目前铁精矿在年生产能力130万吨/年的基础上,利用8年时间使生产能力达到200万吨/年”。

  事实上,在2005年5月23日之前,仇进山参股的建昌铁矿有两年多的时间曾性,这个变化背后,是相关两级在保水和保矿问题上的政策博弈。

  原太师屯铁矿的采矿许可证最早审办于1992年,到2003年初,也就是仇进山参股的时候,这份许可证到期了。

  市国土资源局矿产资源开发处处长陈一昕介绍,当时,新组建的建昌铁矿随即提出办证申请,但市国土资源局出于首都生态的目的,于2003年3月发。

本文由wlq888原创或编辑,转载请保留链接【密云盗矿难题:县铁算盘和矿老板发家史】http://www.66778889.net/post-552.html
本文标签: 铁算盘资料
上一篇: pc幸运28长期挂机模式统计局:10月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同比涨12%:4887铁算盘包六肖稳赚
下一篇:一个古老的占卜术声音铁算盘
目前有 0 条评论